咕噜的小黑

【双叶年上】骑士 #01

阅前须知:

本文西幻背景,目前只有开头,有没有后续看缘分;

本文苏沐秋存活,私设沐橙幼年状态;

背景:有东大陆西大陆之分,东西大陆的人种、社会体制、姓名格式、语言、语言习惯均不一样。东西大陆交流频繁,不同国家也各有交好。

本文偏大纲,除开头部分外,一切从简。
  

以上无碍?
  

正文走起。

   
  
骑士 #01
  

“主帅,跟我们一起走吧,”年轻的士兵站在高塔的平台上,注视着城墙外密密麻麻的敌军,攥紧拳头:“我体型跟您相符,可以替您留下来。”
   

“这可不行。”站在高塔边缘的将领微微侧头,盔甲遮盖住他的下半边脸,只露出笑弯的眼睛:“你家里还有个弟弟,对吧?”
   

他侧头去看站在左后侧的副官。
   

“是的,”副官点头,“特兰西,西大陆人,今年13岁。”
    

副官平静的叙述:“是正需要家人照顾的年纪。”
   

士兵徒劳的张嘴:“可是,主帅,这是最后一次撤退的机会了!”
   

“所以让你们优先撤退。总要有殿后的人吧?”主帅耸耸肩,“这方面,你们西大陆拖家带口的,就比不上我们这些光棍了。”
   

副官拄着他有些卷刃的双手大剑,右臂上的伤口还在渗血:“主帅,你还有个哥哥在。”
   

“是吗?”站在最显眼位置的将领用剑柄顺手磕飞一个流箭:“那个混蛋十多年都没回家,我都以为他早就长眠不醒了。”
    

副官摇头叹气:“您还是那么孩子气。”
    

“有吗?”主帅瞪大眼睛,他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向在场的第三人求助:“亚特兰,我孩子气?”
     

士兵揉了把眼睛,兴许是有异物掉进了眼皮,他眼底一大片血丝,声音也瓮声瓮气:“嗯,您又倔又不听劝,可不就跟小孩子一样。”
    

将领一把放下挡面,声音因此有些闷,但声线稳定的就像他握剑的手:“我可真是伤透了心——”他唱歌剧一样拖长尾音腔调,转过头来的时候,这华丽的咏叹调又变成了坚定的命令——
     

“阿林,”他注视着肩膀颤抖的士兵,“带我们的西大陆战友下去,按照之前的安排尽快离开。我们东大陆的战争,不能染上无关人的血。”
     

“遵命。”副官一点头,用完好的左手示意:“亚特兰,不要再坚持了。跟我走。”
    

“但主帅,如果您变装成我们西大陆人的样貌的话——”士兵固执的说出自己的计划。
    

锵——
    

银色的挡面被主人重新推上去,露出东大陆人特有的深棕色眼珠和黑色的碎发:“我不会抛下我的城池和子民。”他平静的注视这位满头大汗的士兵,逆光的站位让他身上坚实的铠甲闪闪发亮:“我也不会背叛我的民族和姓氏。”
     

挡面被重新放下。主帅背过身:“能够战死沙场,这是我们的荣耀。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参与进来的话……”
    

他声音顿了顿,在敌军吹响进军号的同时说出后半句话——
    

“那就将我们的遗书,送到该去的地方。”
     

士兵深深地鞠躬,随后他直起身,面色坚定的跟着副官离开。
     

“阜阳城被攻破了。”
    

三天后,消息传到了皇城。
   

“叶将军坚守到最后一刻,”传令官满脸血污,眼泪冲出两道红色的泪沟,“城破后,将军被敌军斩首,头……”他深深地趴伏在地上,“被挂在城门上示众。”
     

大殿内一片寂静肃然。
      

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了第二个传令官的高喊:
     

“捷报——”举着红色令旗的传令官冲进大殿:“林将军带领的三万大军于前日攻下了敌军大营木丹城,横扫边境线,已深入到敌国内部去了!”
     

一时间,大殿里不少官员发出赞叹。
      

也有几个武将在看到从阜阳城赶来的传令官愣住的表情后,沉默的侧过头去。
     

“木丹?”阜阳的传令官下意识的重复,“离阜阳不过十里地的木丹?”
     

他从地面上爬起来,转头看向突然禁声的第二位传令官:“林将军……绕过我们阜阳,攻下了敌军大营木丹?”
     

大殿里喜悦的气氛慢慢消退。众人的视线纷纷避开了阜阳传令官满是血污的脸。
     

“原来如此……怪不得没有援兵……”他踉跄着后退,脸上浮现崩溃的笑容:“叶将军,你死的不值啊!”
   

他突然快步冲向一旁的立柱,一头撞在柱子上。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的身体滑落在地,眼睛圆瞪,深色的血液从他的额头处缓缓流出,慢慢浸染周围冰冷的地面。
    

=========================

我大概是疯了(●—●)

评论(23)
热度(66)

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