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双叶】致正在奔波的你(书信体) by 咕噜的小黑

双叶新春活动:

致叶修:




突然写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看到了一个有关你的视频。




我想视频内容你也猜到了——是的,就是你退役,你的粉丝做了个混剪的视频给你送别。




他们大概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我记得我问过你,选择退役,有没有考虑周全。




你说这就是万全之策。




你还问我,釜底抽薪,爽不爽。




我当时问你,你是爽了,你的战队呢,你的心血呢?不都付之一炬。




后来看到了这个视频,我坐在咖啡馆里,就觉得很有必要反省下自己。




你是奔波在旅途上的人。




大抵让别人灰心丧气的困境,与你而言,正是绝妙的风景。




悬崖峭壁,静谧幽谷,或者绝境深渊。




人烟罕至,风景壮美,又寸步难行。




其中关键,又在于一切不利你都视之如过眼繁花,挫折在你心境上激不起任何波动。




我自认为我此处与你相差甚远。




不怕你笑话,此时此刻——除夕夜的凌晨三点,我饿着肚子蜷缩在24小时咖啡馆的角落里,身上满是污泥,正在和两三个流浪汉为伴。




其原因,也算得上精妙的巧合。




今日是公司的考核日期(因为之前的一些意外而不得不延后),我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听了四个多小时的述职报告。




充满数字和机遇的PPT让我头晕眼花。也就是这时候,我新上任的助理递给我一包牛肉干和一盒牛奶。




她本意是想让我充饥。平日里这也没什么问题,只是今天我凑巧吃的海鲜似乎和牛奶不合。




总之到了下午我的腹部就翻江倒海,身上也因为疼痛也一阵阵发冷。




但今天,也是我这个新上任的项目经理述职的日期。




我强忍着腹痛做完了报告,从顶头上司那里得到了C级的评价(我的竞争对手得了A)。




然后我顾不得上司的点评和会议的纪律,飞快的夺门而出,去厕所发泄了个彻底。




等半个小时后,我腿软脚酸的走出厕所,迎接我的就是我竞争对手骄傲的笑脸。




你以为我的故事就此结束了吗?当然没有。




正在我为腹部不肯停歇的痛苦在座位上缩成一团的时候,另一个大区经理却径直走到我面前,让我去给他们的客服部帮忙。




说实话我和他关系不错,我便想直言不讳告诉他我身体不适。




但很快我就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的同事问我休息得如何,不远处就是我的直属上司。




偏偏那个大区经理言辞恳切,大意是我的同事们都很忙,只有我把头搭在桌子上,看起来无所事事。




我无可辩驳。父亲的教育让我无法在公共的场合揭露我弱势的一面,何况这看起来就像是丑陋的自我开脱。




我便跟着隔壁大区的经理离开了。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我干的都是零碎的活,时间很快就到了四点四十五。




也就是这时候,我想起来我要在五点搭乘公司的大巴,去参加远郊的一场销售培训(没错,它将消耗掉我少有的春节假期)。




我便告辞了大区经理,快速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准备下楼去赶乘公司的大巴。




但是在这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入我的手机——那是我们公司一个客户的会计,他因为已敲定合同中材料吨数的笔误(他将18.2吨误打成了182吨)而焦虑不堪,希望我能帮助他修改。




这个合同明天就要提交系统,一旦进入系统,就再也不能挽回。




因为操作便利,我答应了他。随后我就在培训群里说明我手头有紧急工作要做,大概晚两三分钟下去。




之后我就飞快的调出合同进行了修改。




但我刚刚保存,余光就看到停在楼下的大巴正缓缓移动。




我手忙脚乱的抓起我的物品,冲下楼梯。




然后我站在一楼大厅门口——自动门在我面前开开合合——目送载满人的大巴调头离开。




我绝望又愤怒。既惊诧于全车同事的冷漠,又对自己的无可奈何感到无助和痛苦。




冷风从门口灌入。相比起白天竞争对手的嘲笑,此时此地的我更加如坠冰窟。




我的思维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变成脆弱的不知变通的直线——我变得暴躁易怒,我憎恨起我的同事,也恼怒不看群信息的司机。




但我的理智把我拉回现实,它告诉我要尽快的选择其他交通工具,好避开晚高峰,准时参加培训。




我手指哆嗦着点开打车软件,输入起点和终点,等待打车的结果。




我打了四五次,才有一个司机抢单。所以,当我看到那是一辆黑车的时候,我别无选择。




我疲惫不堪,乘车时抵不过困意,就在座位上睡过去了。




等我被司机弄醒时,我发现天色昏暗,车辆停在偏僻的郊区,周围荒凉的连道路都没有。




司机满脸横肉,拿一把磨的铮亮的刀子抵在我脖子上,让我交出我的钱包。




我哭笑不得,毕竟我大部分的资产都在基金和股市里不停的滚存,还有一部分滞留在不动产里。而我的钱包空空如也。




暴怒的司机又抢夺了我的手机和大衣(就是你相中的那件),踹了我一脚后就兀自开车离去。




说实在的,他那一脚可有点儿狠,我的腹部至今还在隐隐作痛。




可真的很奇妙,在我失去我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以及面临赶不上培训很有可能降职的情况下——




尤其这时我还在不知名的荒郊野岭,搞不好还有可能因为低温或迷路没命的时候——




我竟然觉得无比的轻松。




如果你有机会看到这封信,还有耐心看到这里的话,想必会笑的情不自禁。




你一直说我叛逆,我一向不屑于顾。如今却不得不认同你的说法。




为了保持热量,我不得不孤身在这片荒岗上游荡,还给一座跟我一样孤单的坟墓拔了草上了香(我插了三个树枝)……总之就连狐狸都被我撵的四处乱窜。当我第四次跟它相遇的时候(它脸上有搓深色的毛,所以非常好认),我似乎都看出了它眼里的泪光。




好吧,我对晕头转向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狐狸说,我不打扰你了。




它抬头瞪了我一会儿,慢慢退回了灌木丛里。




天色彻底阴暗,而我也心满意足。




我就着月光判断了方向,就开始双腿跋涉。




好在这次运气偏袒了我一次。我只是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就看到了不远处公路上的灯光。




我顺着公路摸索着往回走,在一个加油站成功蹭上了一辆回城的长途汽车。




现在我身无分文,全靠周围人好心的接济,才有了买这杯咖啡的钱,以及坐在温暖的咖啡厅里取暖的机会。




我从来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经历。此时此刻,再度回头去看我被大巴留下后的历程,我竟然感到十分的平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而想必每段挫折背后,都自有命运的深意。




此刻我所体会到的——说出来不怕被你笑话——是庆幸、释然、自由,以及宽广。




我头一次知道,未来充满了如此多的意外和变故。




如果那个司机再凶狠一点,我的生命就会戛然而止。而你和父母得知我不幸身亡的消息时,可能已经是三四天后。




如果我没有被大巴留下,我也可能没法体会到公司里的人情凉薄,我还是会把同事当做大学里的舍友相处,直到我彻彻底底在这上面摔个跟头。




如果我没有遇上那只狐狸,我大概仍然被愤懑困扰,而不是平静的思考对策。




如果让我回到下午四点四十五的时候,我还是会打开电脑给我的客户修改合同。




这无关利益人情。




只是我体会过身陷困境的无助,和他人帮助后的温暖。




晚安叶修,时间不早,我要睡了。多亏好心店员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和我今晚的流浪汉伙伴们才有留宿的地方。




明早我会去公安局报案,然后用公用电话联系家里,尽快报个平安。




后天我会重新投入工作,还有个项目等我去谈。路都铺好了,眼看成果就在前方,我可不能拱手让人。




再怎么说,你也是百折不饶的人。




我又怎敢有丝毫逊色。




终有一天,你会重回巅峰。而我们会并肩而立。


       


     


以上,叶秋随笔。


 


      


     


         


致叶秋:




这是一封你注定看不到的信了,天晓得我怎么会想起来给你写信。




我猜你要是看到的话一定会觉得这里面藏着什么我的把柄,但很不幸,你在猜我心思时总是失算。




这一封信,是我对你也是对自己的告诫。




我退役了。




被逼无奈。




你在QQ上并未过多逼问,仅仅是点到即止。我感激你的包容大度,也震惊于你不知何时竟变得如此会察言观色。




要知道,在我印象里,你一直都是热诚如火,诚然这是优点,但一片赤诚未必能获得对等回报,这是你兄弟我最近刚悟出来的道理。可目前看来,你已能很好地把握人际分寸,这一点,我不如你。




你我都是会把一腔心血倾尽一件事上的人。我一直认为,只要是为了整个团队的未来,那么个人理应接纳调整和冷遇。一个人的志向如果和团队起了冲突,那么为了集体去牺牲个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一直宣称着这种论调,当初一直觉得我是对的,如今看来却显得自我怜悯又愚蠢。




原来,自始至终,我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请原谅我的脆弱,毕竟我刚经历过一场挫折。它涉及我数十年的心血和过往,我无法平淡视之。




现在我身在一个网吧,身边是熬夜最后把自己熬趴下的老板娘。我趁她睡着,便逮了机会给你写信。




这件事,我自以为能自我消化,实际上,我现在也逼着自己去这么做。但你知道的,受伤后扯着别人喊疼是一种不错的镇痛手段——这表明有人无论如何都站在你这边,会抚慰你支持你,哪怕你故作坚强。




而你,很不幸的,你就是我的镇痛剂。可笑的是,离家数十载,我总是在这些困难的时候,才能明了‘家人’的意义。




老实说,我都震惊于自己的厚脸皮。这段时间,我甚少与你联系,如今过往回灌,我却依靠起你给我慰藉——因为我深信,你一直是站在我身边的,哪怕外界如何谣传,即使我被诬陷成杀人犯,你也一定是第一个站起来说不可能的人。




你要是看到这里,一定会高呼肉麻然后把信丢回我身上。




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之所以能在退役后还可以缩在这间网吧里谋划以后,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因为只要有你在,我就知道我的根在哪里,我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这是我从十五岁时就能够有恃无恐的原因。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直到现在,我坐在嘉世对面,依然是有些发蒙的。




我的手指依旧残留着一叶之秋的触感,我还能背出一叶之秋的所有数据,闭上眼睛还能看到上一场比赛的残影。可当我睁开眼,我看到的是电脑屏幕里新手村拥挤的人群。




落差感?有的。




但更多的却是不甘心。




我以后就要这样坐在网吧里,当一个叼着烟浑水摸鱼的休闲玩家?




闲来无事买份电竞之家,然后看着轮回、蓝雨、微草、霸图在屏幕里打的如火如荼?




或许等我打不动了,我会这样做。




但现在,我清楚我自己的状态。




我不打算退出,也不打算后退。




而且我想,我要是真的就此退出,你也会看不起我吧。




不光是你,苏沐橙、还有苏沐秋,还有很多很多人……




现在的荣耀,群雄并起,才是真的好玩儿起来的时候。




所以叶秋,再给我几年时间,让我坚持到最后吧。当我真的心满意足后,我会重新回到你身边去,回去报答你这些年来,于无声处给我的帮助和支持。


 


       


此致,


祝安康。


 


       


你贪得无厌的哥哥叶修。


 


(END)


====================


线索:天还是蓝的。



评论(6)
热度(108)

【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