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双叶年上】春心 #01

阅前须知:

这篇是 @【破绽百出】山有木兮木有枝  小可爱的点文。

要求很简单:古风,小船,开车。

然后我就……我就晕船了……QAQ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篇文的长度又超出了我的预计,结果第一部分并没有任何车的内容。

但车还是要开的,只不过是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小天使先看一下开头吧QAQ

提醒:古风背景,架空,大量私设。(太湖面积我瞎编的,请千万不要信。)

   

以上无碍?

   

正文开始。

    

#01

微草阁,江湖历史悠久的名门正派之一,擅长制药。

叶氏山庄,祖上立过军功,后辈一直受祖先余荫,又擅长制兵器,因此深得朝廷器重,在江湖中举足轻重。

叶氏山庄少庄主叶秋,天赋秉异,虽不善武功,但才思敏捷。力排众议辅助朝廷修通南北水路,自此南北水路叶氏均可优先通行,且受军方庇护,行商运货不交税费。

叶秋趁此广开商铺,因物美价廉,两三年后,叶氏商号遍布南北。时值边境处多国通商开放,多种货币混杂,商人百姓难以兑换。叶秋看准商机,便又联合大商人自建钱庄,起初专供钱币兑换,后又开放资产借贷,自此叶氏生意越做越大,钱生钱、利滚利,鼎盛时期人皆传叶氏富可敌国。

可惜天妒英才,叶氏如日中天之时,叶秋却得了怪病,高烧七天不退。好不容易烧退了,却又变得不能见日光。一旦见了日光,叶秋暴露在外的皮肤必会起疹溃烂,面目骇人不说,气味亦恶臭难闻,旁人难以亲近。

自此,叶氏生意一落千丈,又回归了制器的老本行。好在叶家根基稳固,如此大起大落竟然也不伤根本,反倒越发隐秘。

转眼间,距离叶秋生疾已过五年。叶秋声名不显,叶氏商号也成为诸多商号中不起眼的一家,逐渐被人们抛在脑后,再没起什么风浪。

叶秋乐得清静,可有人却不乐意了。

“叶庄主,你在这儿消暑消了小半年了。不知何时回山庄啊?”

微草阁内,王杰希慢条斯理落下一枚白棋:“近期阴雨连绵,是赶路的好日子啊。”

他对面的人戴着厚重的斗笠,面罩把面部遮挡的密不透风,叫人轻易窥伺不得容貌。听见这话,他落子的动作也不见丝毫停顿:“多谢阁主好意。但近期江湖纷争颇多。我一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百姓,还是等纷争平息一些再动身吧。”

“这好说。我微草阁再怎么说也是立足江湖多年的老门派了,高手虽不多,但护送庄主回去的人还是有的。不过庄主所说的纷争,难不成是前几天太湖那边发生的争斗?”

叶秋端起茶,送到面罩底下吹去浮沫:“江湖事,我不了解。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

王杰希清了清嗓子:“蓝雨楼前几日发布了一则消息,说是有人看到君莫笑出现在太湖。”

咔哒——茶碗被主人随手搁在石板上:“君莫笑?”他慢慢腾腾发出一声冷笑,“谁关心江湖魔头的死活。”

“许多人。”王杰希垂眸看着眼前黑子苟延残喘的棋盘:“何况千机图谱现世,如今大多数只关心他何时死,不挂念他怎么活。”

对面的人丢下棋子抱起胳膊,被手套包裹的手指飞快的敲打上臂:“这个混蛋……惹麻烦的本事还是一等一。”他深吸一口气:“多谢阁主这段时间的照顾了,叶秋明日就启程。”

“回山庄?”王杰希明知故问。

叶秋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去太湖。不过行程就不劳阁主费心了,水路我自有办法。”

“也是,水上的事儿哪轮得到别人插手。是我多事了。”王杰希点点头,“只是庄主舟车劳顿,想来刚养好的身体也吃不消,微草这儿还有些强身健体的药草,庄主路上备些,以防不测。”

叶秋摆了摆手,起身:“多谢阁主好意。叶某先行一步。”

王杰希点头:“庄主自便即可。”

待叶秋左摇右晃走了几步后,王杰希突然想起来似的双手一击:“说起来,前段时间药房出了一种新药,服用后便会对心爱之人剖白心意,名曰‘春心’的……”

叶秋脚步一顿。

王杰希挑起眉毛:“可真是奇了怪,这药前日刚出了成品,昨日这成品怎生就不见了?”

叶秋脚下生风,嗖一下就上了房顶,几个起纵人就不见了。

王杰希笑着摇摇头,转身也离开了院落。

    

  

太湖,号称一万三千顷,水波浩渺,烟云浩荡。晴天时水面平滑如镜,阴天时天色昏暗如入夜,风浪起时电闪雷鸣波涛连天,画艇船杆一人合抱粗细,挺不过一浪之威。

一旦入夜,万家灯火星星点点,倒影映于湖边,如同地上银河,蔚为壮观。

南方多坊市,太湖边亦是如此。晨起有晨市,专供渔民贩卖新鲜鱼类;一到入夜,便有夜市,有胡人杂耍,也有文人墨客。夜市内,茶叶、黄金共处一街,秦淮美人与苗疆俏丽对街而立,可谓风情万种。

太湖夜里坊市热闹,湖面可就甚少有船来往。天黑水深,太湖深处水路又错综复杂,老水鬼都不敢晚上游太湖里面去,又何况是外地人。

不过今日算是出了异象。渔船已经回到岸边,老渔人都收了网,几个闲人吊着烟袋心满意足的享受这一会儿空闲时光,就看着漆黑一片的水面上,映出了一点橙红色的光芒。

“稀奇,这个点儿还有人来?”一人侧头跟身边人嘟囔。

“可不是?天都黑的透了……哎哟,祖宗,这可不是艘小船。”另一人用手搭了个棚,眼神往远处一扫,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着船身逐渐靠近,两个老渔人的眼睛也是越瞪越大——

“三层的游舫!瞧瞧这灯火点的……这是哪儿的达官显贵啊?”

“什么灯火!那是夜明珠!人头大的夜明珠!!你个没见识的!”

“这么大的船,竟然没在太湖里面翻了?”

“傻啊你,没看见左右的游船吗?那就是探路的。”

随着大船的靠近,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码头——

硕大的船身碾压水面,朱红色的房间每一个都闪烁着烛光。船头有乐声传来,上面还有曼妙人影转动。

“瞧瞧!还有舞女?这么大排场,皇亲国戚?”

一个文人打扮的人挤到了前面,只是看了一眼船身的标记便浑身一个激灵:“什么皇亲国戚!那是叶氏的船!”

他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后顿时静了声,左右看看,都是一脸惶然。

“叶氏?水皇帝叶秋?”有人小声问了一句。

“他来这里做什么?”人群里,窃窃私语快速传播开。

越来越多的人群里,有人离开,却有更多的人加入。

其中一个剑客左右扫视,一边跟身边的青年窃窃私语:“楼主,你说叶秋来这里做什么啊?真是来找老叶来了?话说这太湖来了多少方人马了?君莫笑的威力也太大了吧?楼主你别着急慢慢走啊,你轻功不好的——哎哟!”

他旁边的青年拿折扇抽了他脑袋一下:“少天,人多嘴杂,收心。”

“哦。好吧。收心。楼主,这家白斩鸡蛮好吃的,你尝过没?没有我们待会儿去吃啊?我记得上次那个大厨是从扬州来的,手艺挺不错……”

嘈杂的人声中,大船在距离码头一段距离的水区里停下。

与此同时,一队人马从人群中穿过来,他们都穿了一身玄色的衣服,有的拿着印有叶氏字样的灯笼,有的则抱着几块儿木板,他们快速冲到了码头最前。后面还跟着一个四人抬的软轿。

这群人飞快的分成两拨,举着灯笼的人沿着码头一字排开,将码头照的格外明亮,另一拨人则是抱着木板跃进水中,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这些木板彼此嵌合,相互一扣便成为新的整体。

原本在大船前后左右游弋的游船此刻有先有后的停留在码头和大船之间,上面的人也翻身跃入水中,帮着同僚安装木板。船身则成为延伸的木板的基石。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这木板便延伸到下了锚的大船旁边。

大船的船身上,则是翻下一截木梯,正正好好的卡在木板上,牢牢的固定住了。

“好大的排场,”那剑客抱持双臂,“楼主,我记得叶秋不是喜欢这么大排场的人啊,这次是搞什么鬼?”

一身水蓝色长袍的青年面露笑容:“看来我们是白来了。”

“也是啊楼主,太湖一万三千顷。就连城镇都是水上建起来的。在这里敢跟叶秋叫板的,恐怕这辈子都走不出太湖一步了。”

“正是如此。只要叶秋在,君莫笑就不会少一根寒毛。且看着吧少天,太湖这回是真要翻天了。”

================

开车开车!

评论(14)
热度(109)

【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