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的小黑

【双叶年上】疤痕(圣诞点文)

阅前须知:

这是 @亚犧 的圣诞点文,原来要求如下:

想到一个梗,时间是是四届荣耀赛,当时叶秋放学后补课晚上回来被捅了,后来被救了,双生子互相有感应当时叶修正在比赛忽然感到肚子一疼,一个操作失误被换走了。比赛后叶修问叶秋情况叶秋怕他担心没说,直到有次俩兄弟一起洗澡叶修看见叶秋身上的伤疤才知道。

抱歉做了较大改动,除了捅刀子没改之外其他全改了,既不是第四赛季叶修也没有腹痛,心灵感应的梗已经完全被我吃掉了😂

希望小天使能喜欢。

如果不能接受的话,会尝试着按照原要求再写一篇的……大概?(被打)
    
     
提示:

本文涉及暴力血腥描写请注意;

人物性格跑偏请注意。
    
     
以上无碍?
   
  
正文走起。
    
   
  

疤痕
    

那是个雨夜。
     

商业街一个人来人往的街口。
     

淅淅沥沥的雨幕中,街道对面的红绿灯从红变绿。
     

两侧静候的人群迈开步伐,相对着擦肩而过。
     

「喂?」
     

于人行横道上,年轻人接起手机,白色的寒气从他口中扩散出来,快速的翻滚,消失在空气里。
       

「喔,好久不见了叶总。」
      

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说到末尾时却清晰的从身侧响起来——
       

「新年快乐喔。」
      

身旁的行人如同重心不稳一般重重撞来,下一刻袭来的就是腰腹间不堪忍受的剧痛。
     

「那么,再见了。」
       

通讯被干脆的切断,模糊的视线里,五米外的绿灯闪烁了几下,变成了通红的图标。
       

雨点敲击伞面的背景音随着人流的散去而稀薄。
      

随后响起的,便是女性看到地上血迹晕开时惊恐的哀鸣。
      

又是这样的噩梦。
      

叶秋睁大眼睛,于黑夜中注视天花板上不发光的电灯。
      

身边的同伴还在沉沉的熟睡,低沉的呼吸从他的胸腔里引发共鸣,所带来的就是不大不小的呼噜声,颇有节奏的一起一伏。
     

不想惊动身边人的安眠,叶秋轻手轻脚的离开温暖的床铺,踩着厚实的地毯走进一旁的室内洗手间。
    

他打开开关,橙黄色的灯光照亮洗手间,也连着照亮了墙壁上的立镜。
       

镜面光滑,清晰的反射出叶秋的样貌,以及他腰腹一侧那个短短的伤疤。
      

他大概猜到了自己再次梦到当时场景的原因。
       

目前他和叶修正处于郊区的温泉宾馆。原本是想要在冬季真正到来之前,利用短暂的假期和叶修度过一段放松的时光,没成想他却忽略了叶修的观察力和好奇心。
      

「你腰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
     

时隔多年的赤裸相见,结果对方一眼就找到了他全身最大的不同。
      

当时叶秋模模糊糊的应对过去,但腰间的旧伤又开始隐隐作痛。
      

潮湿的空气让他回想起多年前那个雨夜。湿气和寒冷的地面组合在一起,形成的就是困扰他长达数年的噩梦之源。
      

医生当时给他的诊断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并且不建议他经常和刀具接触。
      

但有些事避无可避。父母已经无法对他做下的事情负责,便对此表示沉默。
      

在走上那条道路的时刻,他的性命就成了搁在高处的易碎品,稍有不慎就会朝不保夕。
      

好在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当初给他死亡威胁的对手被一个个拔除。暗处势力的扩张带来难以想象的权益,他明面上的生意如同燎原的火焰一样飞速扩大规模,如今更是达到了连政界都有所耳闻的地步。
      

知情的家人对此视而不见。而唯一的被埋在鼓里的人,却会皱着眉劝他适当缓一缓。
      

「你又不是铁打的,好歹要歇一歇吧?」
     

劝慰的话带着滚烫的温度,直愣愣的落进叶秋的心坎儿里。
      

「你还不是天天熬夜打游戏。」
      

叶秋下意识的回嘴,说完才觉得有些过分。
     

「那怎么一样?」叶修当时紧紧咬着他那没点燃的烟,「我打荣耀那是我自愿……」说完,他意识到什么,便又跟蚌壳似的闭紧了嘴。
     

小心的瞅了眼叶秋的表情,确定叶秋没有表现出反感的模样,他才又磨磨蹭蹭的说道:「我这儿有两张去温泉的票,那个你要是有空……」
     

叶秋脑子一转,已经背过的日程表便从记忆里提取出来,满满当当的让他心凉。
      

「你……什么时候?」盯着半天没动的电脑屏幕,叶秋干涩的问出这句话。
     

「后天。」叶修那时候紧紧盯着他的座位,仿佛下一瞬他椅子下面就会爆出什么稀有材料,「那个,你有空吧?」
     

「……有。」闭上眼睛,叶秋自暴自弃的瘫在座位上,给出了回应。
    

结果等到了脱衣服的那一刻,叶修一句话,便把叶秋心里的那一点儿温暖泼没了。
     

叶秋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顺手从他兄长的烟盒里磕出一颗烟,放嘴里咬着。
     

劣质烟草的味道充斥鼻端,却让叶秋神奇的感到了心安。
     

他闭上眼睛,颓然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
     

直到有人将他嘴里的烟取走。
     

“这玩意儿可不适合你。”叶修有些紧张的捏着被打开的烟盒,“怎么不去睡觉?”
      

“睡不着。”叶秋疲惫的眨眨眼,“吵着你了?”
    

“没有。”叶修欲言又止。
    

“怎么了?”
     

“愿意的话,有些事你可以跟我说。”叶修看起来完全忘了说话的技巧,他又看了眼叶秋腹部的疤痕,“我想了解有关你的事情。”
     

叶秋觉得自己已经震惊的把伤疤丢在了脑后。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叶修,后知后觉的注意到对方没穿上衣,冻的胳膊上都是鸡皮疙瘩。
      

“你今天不对劲。”他下了结论,并将身上的外套取下来,兜头盖在叶修脸上:“你又做什么好事了?”
      

“……”对面的人把外套取下来,抱在怀里思考了几秒。
      

“果然沐橙教我的那堆我学不来啊。”他烦躁的把手里的烟塞进自己嘴里。
      

叶秋刚想提示他这烟是自己叼过的,就看到叶修把烟盒翻过来,往他手心里磕了磕。
      

“卡住了?”这人自己嘟囔着,随后将手指伸进烟盒摸索了一圈,出来时手心就多了个亮闪闪的玩意儿。
     

叶秋愣愣的看他动作,对方抓他的手,他也就递过去。等手指上多了一圈凉凉的触感,他才觉得不对。
     

“本来是想明天弄个什么仪式再告诉你的,”叶修鼻子上渗出小小的汗珠,“但你看上去太累了。”
     

“累的像是挺不住了。”
     

“所以我想,如果我能给你一点儿支撑的话,你能不能好一点,轻松一点儿。稍微……稍微,”他顿了顿,清了清嗓子,“把担子移给我一些,毕竟你……”
     

“独自一人,太辛苦了。”
    

叶秋看了叶修足足十几秒,直到对方尴尬的咳嗽才停下。
     

“所以你把戒指藏进了烟盒里?”叶秋不可思议。
    

见叶修点头,他便指着洗手池子说:“那万一,我冲水池磕,戒指掉下水管里怎么办?”
     

叶修被他问的一愣:“我怎么知道你会动我烟盒?你平常不……等等,你被我告白怎么这个反应?”
      

叶秋不自然的看向一边:“那我该什么反应?跟你一样半夜拎了行李走人,然后十年不回家?”
      

叶修理亏,当即跟哑巴一样说不出话。
      

“咳,那这个我就收着了。”叶秋等叶修回应等不着,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心虚,反倒显得比告白的人更加迫不及待。
      

“收着收着,”叶修猛地松了口气,拼命把叶秋的手往回推:“都一家人,别跟我客气。”
     

结果一放松就开始贫。
     

“谁跟你客气?”叶秋眉毛都立起来,推开叶修就往床那边走,“闭嘴!睡觉!”
      

叶修抱着外套,嘴恨不得能咧到耳朵根儿,晕晕乎乎的跟在叶秋身后,全程就一句话——
      

“好,睡觉。”
    

说完,他就把叶秋扑进了被子里。
     

“卧槽!叶修你神经——唔……”
    

一个小时后,叶修躺在乱七八糟的大床上,怀里还躺着个乱七八糟的叶秋,一时间只觉得人生圆满。
     

迷迷糊糊的时候,他耳朵边儿传来一句话:
     

“伤疤的事儿,赶明儿说给你听。”
    

“好。我等你。”叶修的拇指刮过伴侣的腰腹,留恋半响才离开。
    
   

END

================

感情戏……我尽力了。

我大概是喝了假酒。

假酒误事啊(不)

评论(20)
热度(138)

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