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的小黑

【双叶】我大概是得了假的花吐症(轻松向 一发完结)


阅前须知:
   
本文中的花吐症设定参考了百度百科,即相爱的两人接吻后会各自吐出花来,病症解除。

私设花吐病不具备传染性,已经相当普遍,但能够普及的治疗药物尚在研究中。

以及它有变种,吐花吐叶吐果子都算。

本文为轻松向,好好的虐梗让我写成这样我也很绝望,,Ծ^Ծ,,

时间线为世邀赛后。

人物性格走形预警。
   
以及群里当时谁点的花吐病啊?自己来认领啊,假货售出概不退还了啊???
    
    

以上无碍?
    
   
正文走起。
    
     
     
【双叶】我大概是得了假的花吐症
      

叶修接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在野图BOSS跟前浪。

    
老板娘一改往日风范,犹犹豫豫往他背后一戳,吞吞吐吐宛如大家闺秀。
      

可巧有那么一瞬视角转换,画面一暗,叶修一眼就看到陈果在那儿面色悲痛扭扭捏捏,顿时吓的头发都竖起来——
       

「卧槽!老板娘!你干嘛呢?!」
       

吓的烟灰洒了一键盘。

      
魏琛百忙之中一回头:「哟呵,今儿画风突变啊老板娘?怎么着,准备跟老叶告白啊还是咋地?」
         

陈果被闹得直咬牙,刚想修理修理这俩活宝,一瞅叶修,想到自己刚刚接到的电话,心下一揪揪,就又变回了之前凄凄惨惨的模样。
         

「我去,老板娘你这可就有点儿吓人了我跟你说,」方锐手底下摁键盘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有事您就直说,搁这儿吓唬人算怎么回事儿啊?」
         

得,说就说吧。陈果一咬牙,眼里鼓着一包泪,哆哆嗦嗦交代了实情:「叶修,你弟他……他病了。」
         

「啥病啊,都打到老板娘你那儿去了?」叶修终于舍得回头,又瞅了陈果一眼。
         

一看就了不得了:「老板娘?」他吓的声音都变了:「不是,你哭什么?叶秋怎么了到底?」
         

这会儿几人也就都觉出了不对。本来叶秋跟兴欣联系就少,小病小灾肯定不会惊扰到陈果这边来,但竟然让老板娘眼眶都红了的——
         

「老叶老叶老叶!赶紧的,哥几个掩护你,你赶紧脱战!」魏琛明白这BOSS叶修是没法打了,当机立断开始护送叶修的小号离开。
           

过了一会儿,叶修逮住机会脱身,游戏都顾不上退,三步两步蹿到陈果面前,去问具体的情况。
           

「你爸刚打来的电话,」陈果把她手机往叶修面前一推,「说叶秋他可能得了花吐症,公司活动的时候撑不住倒了。送到医院,医生说、说送来的太晚了,憋的有点儿狠,就算救回来也不知道还能再撑几天,让你抓紧回去看看,见、见……」
         

陈果捶捶自己胸口:「见他最后一面……」
       

叶修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嘴里烟把都给咬变了形。
         

「他现在在B市省立医院里,你看——」
        

话还没说完,叶修又转头冲到自己电脑跟前,打开浏览器就开始查飞往B市最快的航班。
         

查询、订票、预约开往机场的出租车,整套流程一气呵成,手速飙到手指头抽筋。
          

匆忙跟大家告了个别,他坐上出租车,攥着苏沐橙友情支援的手机奔赴机场。
           

然而不管叶修效率再怎么高,出租车师傅再怎么把车开到飞起,堵车再加上航班延误,等叶修坐上起飞的航班,也已经是三个半小时以后的事了。
           

飞机落地的时候天色全黑。他没想到北方天气已经如此之冷,穿着个短袖T恤在机场冻的浑身发抖,哈一口气就是一股白雾。
           

天公不作美,当天晚上还下起薄薄细雨,不大,却能把人的衣服浸的冰凉。
           

他哆哆嗦嗦的给家里人打电话,结果挨个打过去全都是清一色的正在通话。
           

除了叶秋的。

     
「不好意思,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叶修只好再次去打出租车。然而等他坐上车了,把目的地也报给司机师傅了,师傅却不干了——

         
「我说大兄弟,你是几年没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咱市挂着省立这个名头的医院有多少家啊?你要挨个儿找过去天都亮了。」
          

叶修只好再联系陈果,结果老板娘也只知道叶秋是在省立医院躺着,但具体哪个省立医院,叶父也没有说明。
          

这下可好,两头都没有办法,叶修只好先让师傅把车开到叶家的老宅,问过家里的保姆,又再打车赶到了叶秋所在的医院。
           

这一来一回的折腾完,等叶修到医院已经是后半夜了。
           

叶修披着保姆硬塞给他的外套——因为找不到叶修以前穿的外套所以就把叶秋的外套塞给了他——一路冲到住院楼,气喘吁吁的来到叶秋病房的时候,差点儿气的倒仰——
          

「你行啊叶秋!命都快没了还办公呢?!!」
          

顶着病房灯光用笔电噼里啪啦修改公文的人挂着俩黑眼圈一脸蒙逼:「叶修?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死了没。」叶家长兄浑身湿漉漉的,被老爷子不负责任的话气到面无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听完叶修赶来的全程,病号叶秋笑到生活不能自理:「爸跟你说我快完了?」
         

「对。」
        

「还让你见我最后一面?」
       

「对。」
        

「还真是瞎操心啊老头子。」叶秋把笔电推到一旁,递给叶修一块儿毛巾:「这么说,你今早没看新闻?」
          

叶修脸色黑黑的。
            

叶秋秒懂:「喔,说起来你忙着打游戏大概也没时间。这么说你们那边没一个人知道这件事也是情有可原了。」
            

叶秋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你知道爸没说的活动是什么活动吗?」
           

叶修毫不客气的打了个喷嚏:「鬼知道。我光顾着打游戏呢。哪儿看新闻去?」
          

「还生气?不是我说你,你自己想想多久没回家了?被爸耍了一道儿也是该。老头子没找人机场里打断你的腿你就高兴去吧。」
          

「后来世邀赛又不是我自己想去的。」
             

「还好意思说?那世邀赛之后呢?你回来了吗?住H市死活不回来过年的是哪路神仙啊?妈都快伤心死了,天天家里面唱星星点灯和不归人,你愧疚不愧疚啊。」
             

叶修偏过头:「跑题了,你刚说参加了什么活动来着?」
            

叶秋幽幽叹气,哀怨的活像丈夫出了轨还一心惦念的小新娘:「花吐病疫苗正式投入大规模生产的动工仪式。」
           

叶修眉毛抽动:「行啊老头子……那你拿到那个疫苗了吗?」
            

「拿不拿的……」叶秋嘟囔到一半,突然明白过来:「哦嚯,所以你也不知道疫苗就是咱家的公司联合医疗卫生组织研发的喽?」
         

叶修瘫在椅子上,宛如一条咸鱼。
           

「……你喜欢谁?」叶修冷不丁问了一句。
          

「喏,晚饭还没吃吧?这是我剩的半块面包,你吃了吧。」
          

叶修把递到眼皮底下的面包拨拉到一边:「我不知道花吐病有了疫苗,但沐橙给我说过花吐病的成因。」
          

「现在的小姑娘啊……」叶秋叹气:「虽然花吐病号称是暗恋者专属的病症,但临床也有其他原因诱发疾病的案例——」
            

「呵呵。」叶修精神头来了:「跟我撒谎?」
         

叶秋最见不得叶修这个样子,他痛苦的挠挠自己的嗓子:「你最好给我叫个急救。」
           

「急救?」叶修猛地站起来,伸手去摸叶秋脑门:「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叶秋看着眼前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话都开始断断续续说不利索:「咳、让你叫,你就叫……咳咳,我、我喘不……嗬……」
           

叶秋苍白的脸开始发青。
        

叶修被他吓的,摁急救按钮的手都出现了残影。
          

别人家的花吐病没这么吓人啊?医生拽着小推车冲进来的时候,叶修还在惊魂未定。
          

但医生从业多年,经验丰富,见到叶秋眼珠子都突出来也不着急,戴好手套拿起镊子,一手掰开叶秋的嘴,另一手就把镊子伸进他嘴里,小心的拨拉。
        

叶修探头往里看。
         

那是一截深绿色的物体,从叶秋喉咙里长出来,因为面积过大而在狭小的腭咽弓处蜷缩成一团。
       

随着镊子的拨拉,它慢慢舒展开,露出湿漉漉的尖端。
        

叶修屏住呼吸,看医生用镊子夹住它,小心又快速的往外拽。
       

足有人两个手掌长的物件被完整的取出来,甩在一旁的托盘上。
        

叶修盯着那玩意儿看了半响:「医生,这是叶秋吐出来的……花?」
       

医生敲敲托盘,纠正道:「是叶子。烟叶。」
      

「烟叶?」叶修重复。
      

「对。针对这个现象我们也研究过。叶总得的,很可能是花吐病的变种。根据我们院心理科主任的分析哈,烟草也有花,但很可能叶总潜意识认为,烟草的花不如烟草本身的替代性强。也就是说,在叶总本人的心里,烟草是他暗恋对象的特色标识,也就是说……」
         

旁边病床上,叶秋咳嗽的死去活来。
          

尽职尽责的医生立刻停下解释,转身掰开叶秋的嘴往里瞧。
        

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物,医生奇怪的摸了把病患的额头:「体温正常,可脸怎么这么红呢?」
        

送认真的医生离开,叶修关上病房的门,转身坐到叶秋床边。
         

「喂,由‘其他原因’诱发花吐病的那位,你背身对着我干嘛?」
        

「天不早了,隔壁有床位,你早点儿睡。」
         

「这就开始赶人了?」叶修不为所动,「你那报告呢?」
         

「明天再做。」
           

「得了吧,」叶修伸手把笔电关上,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你怕什么呢,我又不会吃了你。」
         

「你够了啊,有完没完?」叶秋转过身来,「考虑一下我这个刚失恋的病号的感受行不行?」
         

「怎么着就失恋了?」叶修捂住他通红的眼眶,慢慢凑过去:「我可是连告白都没听到啊……」
        

半分钟后,急救警报又疯狂的响起来。
        

医生推着小推车匆匆地来又匆匆的走,末了还不忘叮嘱满脸通红的叶总裁,说感冒了鼻子不通气就不要老瞎想,毕竟别人吐花是意思意思来点儿情调,到他这儿就惊天动地还得舍去半条命。
          

「犯不上啊,」站在病房门口,医生握着叶修的手殷切叮嘱:「大少您劝劝他,二少从小就听您的话,明后天的就安排疫苗接种了,要是这两天真出什么事儿……犯不上啊您说是不是?」
         

「是,您说得对。我会多劝劝他的。您快去休息吧。」
        

叶修好不容易送走医生,转过身来长松一口气。
        

「差点就穿帮了。」他走回叶秋床前,把藏在背后的右手摊开给叶秋看,「你说要是让黄医生看见咱俩接吻,他老人家心脏病会不会犯?」
        

「黄医生心脏病会不会犯我不知道,」叶秋心满意足的把叶修手里的花拿过来,搁手心里转,「我只知道叶将军的地中海大概又要扩大了。」
           

「老头子啊……」叶修坐在叶秋床边,两只胳膊往脑后交叠,顺势就躺在叶秋腿上:「这次大概真的会打断我们的腿了。」
         

「说的是。」叶秋把花小心的摆在已经被电脑占据大部分面积的床头柜上:「但我不后悔。」
         

「巧了,我也是。」叶修笑呵呵的:「就是可怜了叶女士,大概要改唱伤透了心了。」
         

俩人先是笑,随后一起长叹口气,相顾无言。
         

四下寂静,唯有病房里灯光长亮,直到天明。
       
       
      
END

评论(28)
热度(182)

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