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双叶】夏雨(生贺备用稿 一发完)

太短了没好意思当生贺,现在放出来充个数。

【双叶】夏雨
  

夏天的雷雨总是突然来临。
   

雷贴在他的后颈滚过,轰隆炸响的时候,天边的云彩已经变成不祥的深紫色。
    

闪电在天边穿梭,电光游龙般闪烁时,第一滴雨水砸向了他的鼻梁。

     
雨水眨眼间倾盆而下,眼前的地面泛起泡沫,雨点齐齐敲落地面,竟然也透露出诡异的雷厉风行。
       

他缩回身后的楼梯口,肩膀湿嗒嗒的水痕向下扩大,然后从袖口汇聚成滴滴答答的小水珠。
     

「我会带伞回来接你,别乱跑。」
     

说这话的人已经离开了三十分钟,阴云化作雨幕,彻底模糊了楼梯口外的世界。
      

秒针扫过表盘,水流打着旋儿从台阶前走过。

      
他将眼镜取下来塞回书包,然后咬紧牙关,怀抱书包冲进暴雨的世界。

    
暴雨到底是什么样的?
      

是24小时100毫米的降水量?还是连绵不休的水从天而降?
        

如果让叶秋来描述,那么暴雨就是白色的天和地,是无所不在的威慑。

       
它是分不清台阶和马路的水面,是汹涌水流下突然打起的漩涡,是不知去向的井盖,是被冲走的摩托和失踪的骑车人。
        

它还是路边狭窄的网吧,是里面呛人的烟雾,是他误打误撞冲进去后听到的一声叶秋。

       
他的哥哥摘下耳机飞奔过来,拿着单薄的纸巾不知从何下手,左右比划一圈后糊在他脸上,在旁人的呼唤中狂奔而去,一面大喊来了来了,欢脱的像三岁的孩子。

       
游戏,真他妈不是个好东西。

      
那一年,他坐在无烟区费劲的扭袖子上的水,一边大彻大悟。

     

“想什么呢?”

      
伞面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双胞胎哥哥两侧肩头湿漉漉的,正把伞塞到他的头顶。

      
“在想咱俩十一岁那年,”叶秋的眼角因为笑意浮现细纹,“你说好了来接我,结果自己躲到网吧里打游戏去了。”

         
他对面的人咳嗽一声:“那不是在等雨小点儿嘛,谁知道那场雨持续了小两个小时。”

      
叶秋只是笑。

       
他的哥哥——叶修,便低头耷拉甲,活像刚从雨里滚了一遭。叶修手脚没地儿放的摆弄,又偷偷抬头看他,眼神亮闪闪的像是偷藏了夏天的闪电:“我错了。总裁,咱回家吧?”
      

叶秋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手和叶修一同握住伞柄,然后一同迈入雨中。
       

暴雨是什么样的?
      

如果让三十岁的叶秋来说,那是宽阔的伞面,是夏季潮湿闷热的空气,是两人摩肩擦踵时传递的体温。
      

还是并肩而立时,不必回头便知道他一直在你身侧的心安。
          
(END)

评论(16)
热度(50)

【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