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的小黑

【双叶】夜店 #01

阅前须知:

控制不住我想要写一个浪嗨了的秋少爷的手

大纲向,没逻辑,都喝高了还要什么逻辑Q^Q

人物惯例走形预警

本文背景为叶修退役之后。

以及这个是有后文的,我拿我的存稿保证。   

   

夜店 #01

   

叶秋来到这家店的起因,是圈子里几个狐朋狗友要给他过生日。

     

都是同龄人,家世又相近。二十年来被帝都养的文质彬彬,骨子里却是长辈们怎么敲打也去不掉的一身反骨。

 

老板本来是想包场来伺候这几个人模狗样的小少爷,没想到被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热热闹闹的就挺好。”一个瞧着就特别斯文败类的家伙腼腆的笑了,“给我们一个包间儿就成。”

  

老板几乎被惊得出一身冷汗。心下刚琢磨这群二代三代怎么转性了,就听到了后面一句话——

   

“反正叶小少爷也在这里,赶巧明儿也是我们秋儿爷生日,老板您瞧……”意味深长的后半句话被巧妙地隐藏在余韵里,徒留让人心惊胆战的空白。

  

藏在人群后面的年轻人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模样,一个肘击就让前面的人转了风向。

  

“成成成,老板您给个包间儿就成,”领头人低头丧气,“我们明儿晚上过来。”完了他又没什么精神的补充:“酒水自带,该给多少钱您给我个数。”

   

这简直乖巧到让人寒毛直竖了。

  

老板内心的震动如同八级大地震。好在经历的风浪多,维持住了面上的波澜不惊。他好言好语送走了这群魔神,转过头来就吩咐下面明天要严防死守——

   

“敢出半点儿意外,就自觉滚蛋。”

    

转眼儿到了第二天入夜。

   

七点五十快要八点的时候。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夜店里应该还没有人满为患,但怎么说也是帝都首屈一指的夜店场所,不少名流明星也会在这里出没,因此这个点儿这家店里就聚集了不少人群。

   

叶秋他们就是在这个时间赶来的。

  

十多辆漆黑的轿车悄无声息的驶入店门口的停车场。车门打开后,里面的人慢条斯理的从驾驶座里出来。

  

十来个人,有的勾肩搭背,有的站得笔挺,却清一水儿的穿西服打领带,一身正装。

   

这哪是来夜店嗨?分明是开会走错了地方。

  

原本以为是哪家名流过来而聚集的视线顿时沮丧的散开,还带着低低的抱怨。大概是觉得这群人浪费了自己的感情。

   

只有老板带着迎宾恭恭敬敬的赶过来:“几位,来,里面儿请。”

  

大概是这电视剧式的话戳中了几个小少爷的笑点,顿时有人乐不可支:“得了吧,外面儿风大,老板您抓紧回去坐镇吧。哥儿几个自己闹腾完也就撤了,犯不着您亲自接待。”

   

“就是,时间不长,您就当我们今儿是普通客户,给秋少过完生日就走。”有人附和,“我这还是刚开完会急忙活赶过来的,衣服都没顾得上换。”

   

这句话获得了少爷们的共鸣:“你也是这样?!我还以为就我被老爷子压榨——”

   

“可不,我一个部门经理哪有底气跟上司叫板,还不是说加班到几点就加班到几点。”

  

“说起来,秋少你今天怎么也打扮成这样?”一群人好奇的去看连眼镜儿都没收起来的叶秋。

  

叶秋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笑模样:“这不刚查了查公司的账。不小心就迟了。”

  

这群说不清是官N代还是富N代的年轻人相互吐了一会儿苦水,都是说自己工作负荷大,嘲笑彼此也落到这个地步,竟然没一个埋怨家里让他们从底层做起的安排。

   

当然很快他就赞叹不起来了。这群小少爷聊天聊得带劲儿,跟他这个老板招呼一声后就大摇大摆的往店里扎。门口被特殊嘱咐过的几个保安当即精神紧张,两手一张,就跟摩西分海一样把迷茫的人群一分两边,中间空出一条路,专供少爷们进门。

   

原本嘻嘻哈哈的几个人一怔。

   

“好嘛,秋少,这可不是我吩咐的。”打头的斯文败类连忙撇清自己。

   

“可不嘛,”有人打趣,“要是林少大概会铺上红毯搁上花篮才尽兴呢。”

   

叶秋只是笑:“我又没说怪你。就这样进吧。”

   

这群人,骨子里不怕事儿大。现在一个个越斯文,疯起来就越要命。十几个二十六七的青年一水名贵西装,扎着领带,有的还戴着骚包的金丝眼镜,就跟领导视察一样进了这家夜店。

  

不过这话也没什么错。

  

“最近营业额怎么样?”叶秋走最后,笑眯眯的问老板。

  

老板晃神,回过神来连忙低声回道:“您稍后,我让财务来给您汇报。”

  

“这倒是不急。我怎么听着你这儿最近很热门?”叶秋声音不大,很快就被热闹的音乐遮蔽:“生意好是好事,只是记好你的本分,手底下干净点儿,别惹麻烦。”

   

老板不再回答,只是深深低下头。

   

随口敲打完,正巧前面有人看叶秋落后转头来找他。叶秋也就应了,借机走到了远离老板的位置。

  

这下可热闹了。

  

就像滚热的油锅里溅进了一滴水,原本跟着音乐扭动身体的人们都迟疑的停下动作,目送这十几个年轻人在保镖的护送下,径直穿过拥挤的舞池,向二楼楼梯走去。

   

衣着整齐,神采飞扬,风度翩翩之余,还带出了一点点无视周围的飞扬跋扈。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这是被权势养大的小少爷,是能避而远之就不要接近的耀眼火光。

   

等这些人进了二楼包间,楼底下莫名压抑的气氛才消失得一干二净。舞池又恢复了热闹,可起舞的人们均心思散乱,节奏都卡得漫不经心。

  

时间慢慢流逝。一楼舞池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二楼包间里的气氛也逐渐火热。

  

“秋少,我敬你一杯。论手段,不是我捧你,圈子里我就服你一个!”一个人摇晃着走过来,举起满满的酒杯:“我先干为敬。”

  

“敞亮!”一群人哗哗起哄。

   

叶秋端着盛满果汁的杯子,也跟着灌了两杯。常跟叶秋打交道的都知道,叶二少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沾酒,喝多了倒头就睡,醒了还什么都不认。

   

撒酒疯?那不能够。叶总向来是跨过撒酒疯的步骤直接秒躺,这些死党见过不是一两回了。

  

可凡事总有个意外,比如叶秋今天喝的饮料,其实是死党们背着他偷偷换的软酒精饮料。

   

叶秋知道这群狐朋狗友肯定会想着法坑他,但一想到自己喝多了就秒睡的体质,顿时就心神安定——反正再怎么着就是一觉到天亮,他怕个球。

  

但什么都得有个过程。酒精的积累也是一样。

  

叶秋两杯“果汁”下肚,顿时有些飘飘然,感到自己体内有股热量在向上顶,顶的他坐不住。

  

周围人一看叶秋脸颊通红,眼神发飘,立刻明白这是到火候了。十几个暗怀鬼胎的人匆忙相互示意,安静下来等待叶秋的反应。

  

平日里谈笑风生的年轻总裁慢吞吞抬起头,缓缓眨眨眼睛,露出狡黠的笑:“小、调、皮——”他低沉的笑声带着微颤的尾音,手指冲周围眼睛放光的死党们一个个点过去:“想看我出丑?”

   

他眼角泛出桃花般妖艳的红晕,原本平和的眼睛如今变得水光迷离又风情缱绻,一时间震慑了他那一群见色忘义的狐朋狗友——

  

“没、门、儿——!”叶秋低低笑着,眉眼舒展,带着前所未有的鲜活放纵。

  

“卧槽,”林少捂住心口,打量了一圈傻愣的众人,“妈的,咱这群人都直的是吧?!”

  

“我之前是直的。”有人伸出手指对天花板发誓,“但现在我不确定了。”

  

“同上。”这一观点飞快被周围人接受。

  

“先说好,”林少面色严肃,“秋少是我哥们儿,哥们儿老婆是不能动的,你们休想动他。”

  

“废话,都知道哥们儿老婆不能动——但叶秋不是我哥们儿老婆,他是我哥们儿。”

  

潜台词就是,哥们儿也可以动。

  

一堆人都被这位的没下限惊到了,继而产生了深深地危机意识:“卧槽,越子涛!那我/本少爷/老子的节操岂不是也很危险?你赶紧的滚!”

  

被骂的人兴许也觉得有些过分了,便摸摸鼻子站起身:“咳,我去趟洗手间。”

  

就在越子涛拉开包间门的时候,外面的音乐也跟着钻进包间。

  

本来都有些低头耷拉甲的叶秋突然精神起来。他面颊挂着兴奋的红晕,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门口,一把揽住门口越子涛的脖子:“怎么着,要尬舞啊?”

  

林少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鸭蛋。

   

越子涛眼神顺着叶秋敞开的领口就一路溜下去,原本的拒绝也演变成含混不清的应答。

  

“成,楼下台子上见,走着。”叶秋勾着越少的脖子就下去了。

  

一堆狐朋狗友在包间里发出渗人的狼嚎,一个个脱掉外套拽松领带,双手打着节拍就跟着下楼了。

    

落最后的林少倒吸一口凉气:“玩儿大了。”他火急火燎的往包间外面奔,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对反光的门把整整自己的发型。

评论(24)
热度(176)

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