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的小黑

【双叶】夜店 #02

阅前须知见 #01

我对舞蹈一窍不通,哪里有问题欢迎指出=v=


夜店 #02

   

老板接到通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脏病就要犯了。

   

什么叫叶少下去跳舞去了?这句话怎么每个字他都认识,搁在一起他就听不懂了呢?

   

他一把抓起蒙逼的财务,火烧屁股一样奔下楼梯,抬眼儿一看,顿时全身僵直。

    

进来时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丝合缝的叶秋,此刻外套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上半身就剩衬衣还解得就剩下面两个扣——领带正被主人拎手上转。

    

他双手上举,身体微微后仰,靠在冰凉的钢管上——这让他看起来就像双手被束缚住的囚徒——白色衬衫沾了汗,微妙的变得半透明,半敞开的布料下,隐约露出瘦而有料的腹肌。那有力的腰腹部正随着音乐缓慢而充满力度的左右摇摆,甚至还知道跟着节拍停顿起伏。

    

充满挑衅的眼神,不甘现状但又不得不屈从的身体,充满暗示的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再搭配上完整到丝毫不乱的腰带和笔挺的贴身西装裤——哦对,秋少那斯斯文文的眼镜还戴在鼻梁上,随着灯光的晃动不时反个光。

    

一股电流从四肢泛起,最终直击心脏。

    

帝都出来的少爷,都是会玩儿的。

   

如今叶秋就深得精髓,他竟然还知道表达一个主题。从头到尾,他的双手都紧紧抓住缠住他手腕的领带,并让自己的手腕紧紧贴住银白色钢管上下滑动。他的背部背部时而与钢管贴合,时而弓起,和腰腹形成绝妙的弧度。

    

他那帮损友也不甘寂寞,会乐器的亲自下乐池,问演奏者要来了乐器,亲自给叶秋伴奏,会跳舞的就跟着一块儿上台子,轮番站叶秋对面跟他斗。

   

这十几个还不忘留几个戳在台子下面,举起荧光棒尽职尽责给寿星打call。

   

老板站下面,看着舞池里群狼并起的惨状,一时间胸口拔凉。

   

财务戳在他身边,小声问道:“老板,还用汇报营业额吗?”

   

“汇报个屁,”老板抹了把脸,“还不快拿录像机来!”

   

“ 喔!”财务精神了,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老板,我正在录!”

    

此时,舞台上又出了幺蛾子。


之前被迫跟叶秋“尬舞”的越子涛站到叶秋对面,侧过身体伸出双手啪啪拍了两下,吸引叶秋的注意力后,他冲叶秋的方向,伸出舌尖快速的舔过上唇*。

   

顿时舞池里嚎叫声此起彼伏。

   

财务一手揪住自己胸口:“妈的,又来个会撩的!”

   

问题是这个太会撩了,没跳两步呢,人就和叶秋近到快要贴在一起。腰部颇有暗示性的跟着叶秋的动作一起一伏。那人的手指摁在叶秋的胸口,顺势一路下滑,指尖勾住了叶秋的腰带扣。

   

叶秋非但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反倒越发大胆的将身体凑过去,眼神却冰凉一片。作为回礼,他并起双腿,一改之前有力的舞动,腰腹轻缓的左右摆动,眼神从上而下,下巴也略微抬起,如同上位者在俯视匍匐的子民。

   

但这位国王,此刻却是一位被束缚住的囚徒。他徒有高傲的灵魂,身体却已经无处可逃。于是大胆的平民便凑上去,双手捧住国王的面颊。

   

平民侧过头,微微阖上眼,嘴唇离高高在上的国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鼻息交互的时候——

   

“越子涛!你敢亲我弟一下试试?!”舞池外围,传来一人暴怒的呼喊。

     

越子涛当即身体一僵。

   

被他圈在怀里的叶秋也猛地一个激灵,眼神悄咪咪的往台子下面瞥,身子却连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敢有。

    

眼见一人磕了药似的往台子这儿冲,叶秋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声音都有些抖——

  

“……哥?”


=============

补充:*部分的动作参考的是冰上的勇利,然而我写不出原作动作万分之一的撩人。


评论(52)
热度(193)

咕噜的小黑

杂食。
推荐经常会大锅炖,什么CP都有
小天使们多加注意。

© 咕噜的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